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, 2021的文章

Find My Network 的群眾協尋效率 —— 挑戰三:小虎測試 (狗狗)

圖片
Samson Chen, Tracmo Inc. CTO    小虎是誰呢? 小虎是我們家一隻體重超過40公斤個性像拉不拉多溫馴的高山犬 (不太純啦),在左右鄰居都超過幾百公尺的我們家自由自在愛去那就去那的傢伙。牠最愛跟徒步環島的人一起走路,而且你走多遠他走多遠絕不回頭。牠的最高記錄走了28公里後環島人士受不了打電話給我們接回 (牠的狗牌有電話)。牠會自己走去一公里外的鄰居家去拜訪討吃,為了即時知道牠的動態,所以家裡跟好幾個鄰居家中都安裝了Tracmo Station,他只要出現在Station的附近,就會知道牠的新位置。此次挑戰,我們的主測試員就是小虎本尊。 比你想像的更難! 小虎可不會乖乖的做測試,看看下圖小虎都這麼搞爛我們的設備!正常的IP55 Tracmo CubiTag在小虎身上撐不過30天,目前牠身上的Tracmo是特別另外設計過,能在牠身上待超過一年。AirTag雖然號稱IP67,但是它的開蓋設計我相信在小虎身上應該活不過7天。 看看小虎怎麼玩我們!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,特別買了一個空面霜盒來改裝。盒體鑽兩個洞穿鑰匙環,用矽利康隔賽璐璐片封底後再把AirTag放到盒內,蓋上上蓋後再用矽利康封。不過這樣一來12g的AirTag會變成30g重,對大多中小型犬貓就太重了,不過我們家小虎夠大隻,不在乎。 測試方法跟Emily一樣,不帶手機帶小虎跑步去, 然後這個AirTag的手機留在家中監看。 (詳情請看: Find My Network 的群眾協尋效率 —— 挑戰一:隨機在路上走? ) 從上圖的資料可以看出來,整整大概有1公里的路段完全沒有作用。可以理解鄉下地方那一段很少人會用走路的,顯然路上經過的車子是沒有辦法幫上什麼忙的。前面提到AirTag對寵物的追蹤只能用勉強來形容,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小貓小狗不會靜靜的在那邊等著,以AirTag的回報精度,有一部份是運氣成份,不過有也比沒有好。 到了半夜,難度就更高了,本鄉總人口數約4千出頭人,晚上更是不會有人帶著 i 手機在外活動。這時靠的還是自家的Tracmo Station來接手定位。前面有提到,AirTag在家中的定位 (假設你不在那) 效果並不好,這也是原因之一,你可能會覺得是不是家中有其他人也用 i 手機就可以解決,答案不是,因為AirTag有一個反追蹤設計,讓這個部份並非你想的那樣,下一段會說明。 上圖可

Find My Network 的群眾協尋效率 —— 挑戰二:城市尋寶遊戲

圖片
Samson Chen, Tracmo Inc. CTO     這次玩個更大的,我把AirTag先黏上VHB膠帶,然後請Emily把這個AirTag帶出去,隨便在台北街頭藏,藏的時候不可以帶任何 i 手機,以免自己的手機先定位漏餡。 藏的地方有幾個條件: 不可以是移動的地方 需要是大家可以到得了的地方 (不可以買門票) 不會被路人隨便發現拔走 不能丟到草叢中或垃圾堆裡 Emily藏東西不忘遛小狗 藏到大稻埕碼頭喔! 決定用滑板車尋寶去。 藍點標示我目前的位置,已經很接近了。 來大稻埕一夜遊。 可以看到定位的時間有更新,表示旁邊有 i 裝置的人一直在經過。 明明就在旁邊的就是找不到,要用U1的UWB來試試嗎? (下左) 慘,UWB在光線昏暗的地方跟本沒用,後文會說明為何,反正現在就是沒得用。 (下右) 決定改採藍牙的標準做法,不同位置看哪個點可以連的上? 合理的懷疑,Emily把AirTag藏在這艘船下。 答案揭曉,就是在那艘船下。 從9:54pm進大稻埕到10:04 pm找到,其實只花了10分鐘。 尋找的過程中,沒有直接用到UWB,因為光線昏暗無法使用 (無法使用的原因在文後有技術分析),所以只憑藉連線斷線來判斷到底是接近還是遠離。 讓AirTag發出聲響也沒有幫助,因為現場有街頭藝人駐唱,聲音完全蓋過AirTag小小的音量,所以最後是靠簡單的距離變化來慢慢找到。(當時很有衝動請他唱完一首先休息一下,但我很難解釋為什麼,只好算了。) 到這裡已經足夠說明,在 i 裝置密度夠高的都會區內,實用性已經足以應付最緊急的狀況。那如果是鄉下呢? 接下來進入最困難的第三個挑戰。 Find My Network 的群眾協尋效率 —— 挑戰三:小虎測試 (狗狗)

Find My Network 的群眾協尋效率 —— 挑戰一:隨機在路上走?

圖片
Samson Chen, Tracmo Inc. CTO    本公司的Emily帶著AirTag在不告知我們他會去那裡下去街頭漫步,身上不帶任何手機及通訊裝置,以避免定位資料從他自己的手機發出來。 (此測試在疫情提升至三級警戒前) 我們從Find My App上看到的每一次更新都來自於他身邊的路人。由於 Find My 的更新時間與你是否在看App無關,所以下圖的資料要將左上角的時間減去Items下方資料逾時才是最後位置更新的時間。 Mac上的Find My同樣可以看到資料,地圖要更大的多。 Emily事後回報的實際行程如下: 10:48 ~ 11:05 Gogoro 11:13 ~ 11:19 Uber (別人幫他叫的車) 11:33 ~ 11:54 捷運忠孝復興站至松江南京站 由此可見,只要周圍出現的 i 裝置 (iOS版本14.5以上) 收到Emily身上的AirTag發出的信號,就會跳出來幫忙定位。當時忘了請他問Uber司機是否使用 i 裝置,很可能不是,或者快速移動中的效果不好? 這樣的定位能做的事情大概就可以說明,如果你要找的東西不會一直動來動去,或者是很大的目標,應該是可以做到。所以如果是要找人(小孩或是失智患者),在這樣的協尋密度下,應該是足夠的。但如果是寵物,可能就不一定,除非你的毛小孩在現場聽到你的呼喊會主動出現,就會有點機會。 點擊下方繼續閱讀 Find My Network 的群眾協尋效率 —— 挑戰二:城市尋寶遊戲 Find My Network 的群眾協尋效率 —— 挑戰三:小虎測試 (狗狗)

蘋果 AirTag 帶來的新世界與新隱憂 —— 認識群眾協尋

圖片
Samson Chen, Tracmo Inc. CTO  當20億個裝置都在幫你找東西 我們進入了這樣的時代:透過簡單便宜的定位裝置,不用月租費,不用天天充電,放在孩子或是失智家人身邊,當他們走失時,全世界會有20億個裝置能協助一起找尋他們的位置。 大多對於AirTag的開箱,集中在最原始的防丟器功能,然而AirTag最驚人的地方其實是它透過所有的 i 裝置所建構出來的「群眾協尋」網路。藍牙追蹤器捨棄了耗電的GPS定位與昂貴的行動網路直接連接,而是透過自己的手機或是旁人的手機來定位與傳輸,當所謂旁人的手機遍地開花時,它的結果就很驚人了。這一篇我們好好的看看Apple所建構出的群眾網路,它有什麼優點,以及帶來什麼社會隱憂。 因文章篇幅,所以我們先講結論,希望可以幫助到需要的家庭或個人: 如果你的家中有失智症患者,並且擔心他會有迷走的情況發生,建議你買很多的AirTag 放在各種可以讓他一起帶出門的物品上。 如果你擔心家中的小小孩出遊時迷路,一樣可以在他身上放AirTag。 或是需要自行走路上學的小孩,也可以透過AirTag達到一部份的保護效果。 注意每個Apple ID只能配16個AirTag。 如果你真的用太多,得分多人或多帳號去分配。 AirTag電池可以用一年,也沒有額外的通信費用,GPS追蹤器還要另外付通信月租費又耗電,相比起來,AirTag實用很多。 AirTag所使用的Find My Network是蘋果開放出來的規格,下半年開始會有許多與 AirTag相同強大的群眾協尋類其它廠牌藍牙追蹤器問世,包含我們的Tracmo系列,屆時會有更多選擇。 AirTag對於室內私人場域第三方追蹤並不強,包包、鑰匙、行李箱、腳踏車這些不會自己動的物品還好,但如果是人或動物就很難透過AirTag找出離的時間。 (例:假設你AirTag追蹤的物品就是你自己身邊的物品,但如果是小孩,小狗,長輩這一類,當你的手機帶走,家中沒有你的 i 裝置時,定位功能就開始變的笨拙,注意我是說你的 i 裝置喔,其他人的 i 裝置跟你的是不一樣的,這個有點難解釋,此處跳過,有興趣可以往下看內文。) \\ 自推 // 可以參考Tracmo搭配Station的方案 寵物追蹤勉強可行,但有很多地方可能跟你想像不太一樣,底下有更多的說明。 Find My Network沒有分享功能,蘋果僅提供家庭帳號